千叠水重

江澄和重生后的魏无羡第一次面对面说了什么?
江澄:死不悔改。
魏无羡:毫无长进!
这个“毫无长进”其实就可以看出魏无羡对江澄的真正看法了。
魏无羡认为江澄不如自己,这次不用别人说,他自己都这么认为。
此时江澄已经是“得罪谁都不能得罪江家,惹谁都不能惹江澄”、一出手就是四百张仙网的一家之主;魏无羡依然认为他“毫无长进”。
如果看到此“毫无长进”以为魏无羡指的是江澄依然抓住十三年前的事不放的“毫无长进”,那么看到观音庙这个想法就会被推翻。
观音庙魏无羡说的是“过去的不必再提”,也就是说他从一开始就要避开江澄就是为了斩断过去,但他对江澄说的第一句话却是:毫无长进!
这个“毫无长进”是魏无羡对江澄真正的看法;这个看法并不是重生之后才滋生出来的。
这个“毫无长进”什么时候滋生的并不重要,但可以肯定如果莲花坞没有覆灭,魏无羡一辈子都不会让它浮现在心里,更不用说将它宣出于口。
写到这里突然想到一句话:只能同富贵,不能共贫穷。
修习鬼道有损心性;重生更损。只懂情欲之爱,不懂情谊之重。
当年少侠的嘴里现在不知羞耻的说天天,也毫无遮拦的说说出了对自家兄弟、自己(前)宗主的怨怼。
魏无羡对江澄是有怨的。
如果没有怨,作为一个男人,一个心智正常的人,在观音庙那种情况下,就算不能冰释也会和江澄说开,而他没有。他的那几句话就像施舍,再联系起剖丹一事,不管谁听着都是施舍。如果江澄当时或今后再纠结就是死皮赖脸、不识好歹!
也幸好江澄的丹是因为魏无羡失,不然,江澄真的要剖丹。
也真是因为这个,原著背景下双杰重归于好是不可能的,魏无羡自己彻底斩断了这个可能。他其实依然是懂江澄的,以江澄的性格,话到了这个份上,他无论再对魏无羡有什么念头都不会再去做。

云梦双杰死于不夜天。

PS:修鬼道损心性,为什么蓝忘机不管重生后的魏无羡?江澄魏婴十几年的骨肉情,魏无羡说弃就弃,而蓝忘机他和魏无羡在一起才多久?
只有心智不成熟的人才会真的以为爱情高于一切。
估计鬼道损心性的设定墨香自己都忘了。
如果以这个设定继续下去,忘羡的天天要以BE结尾,谁知道魏无羡啥时候就疯了呢?
当然可能在不夜天之后,魏无羡已经疯了,回来的依然是疯的那个?

但求江澄解脱,就当那个许下“你当家主,我当下属”诺言的魏婴死在了莲花坞覆灭之夜,逢年过节给他祭一杯酒吧。
云梦双杰只存在于少年,愿江澄回身依然年少!

评论

热度(21)